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賀家蕊聽完二嫂的話,下意識的朝袁崢看了過去,男人正在敬二哥酒,一派真誠,看著是比之前穩重了許多。

  她收回目光,說:“沒什么好聊的,我也不知道聊什么。”

  “怎么會不知道聊什么?難道你要和他一直過這種表面夫妻的生活?”夏梔疑惑地問。

  賀家蕊笑笑,“不就一直都在過這種表面夫妻的生活嘛。”

  夏梔抿了抿嘴,“蕊蕊,你還想不想和袁崢繼續發展下去?如果不想,也別勉強了,你二哥那邊,我去替你說。”

  “二嫂,你怎么突然跟我這么說?”賀家蕊有些驚詫地問。

  夏梔說:“以前我覺得你和袁崢能日久生情,你二哥極盡撮合,不讓你們離婚,我也就沒說什么。但看你和他這三年跟陌生人差不多似的,我對你倆也不抱什么希望了,既然這樣,那就別再委屈自己了,女孩子的青春才幾年,干嘛要浪費在這無望的婚姻上?”

  “你二哥那邊,我去勸,不能叫你委屈一輩子啊。”她又補了一句。

  賀家蕊感動地看著夏梔,剛要說話,就突然聽到袁崢先她開口了。

  “我敬大家一杯,二哥二嫂,三哥,蕊蕊——”他唇角帶笑地一一看向每人,“感謝大家為我接風洗塵,這幾年在國外,夜深人靜的時候,總是會想到你們。現在好了,我回來了,以后咱們就常聚,好吧!”

  “來,干杯!”

  “干杯!”

  袁崢一口喝了酒,又連忙起身給賀錦南和賀錦星倒上了。

  夏梔嘖嘖打趣地說:“袁崢,你現在可越來越有袁總的樣子了。這次回國,直接接手公司做了一把手,以后我們可要仰仗袁總的照顧啦。”

  “誒呀,二嫂,你這話說的,可太讓我無地自容了。要是沒有二哥,哪有我的今天?到啥時候,還都是我要仰仗你們才是啊。我在你們跟前,就還是弟弟!”袁崢謙虛地說著。

  “說錯了吧?妹夫。”賀錦星笑著說。

  袁崢眼神一愣,隨即訕訕一笑,“三哥,喝酒。”

  賀暄已經從賀錦星那邊跑到賀家蕊這邊來了,坐在她懷里,他納悶地問:“姑姑,你怎么不挨著姑父坐呀?媽媽說,你和姑父好長好長時間都沒見到了,你不想他嗎?”

  賀暄的聲音不小,問完后,大家的目光都像探照燈似的看著賀家蕊,看她怎么說。

  賀家蕊咬了咬后牙,臉上擠出一絲笑出來,低聲對問他:“暄暄,你要是許久見不到姑姑,你會不會想姑姑呀?許久看不到三叔,會不會想三叔呢?”

  賀暄不假思索地說:“想啊,當然會想姑姑和三叔啦!”

  “所以,對呀,當我們好久看不到親人的時候,都會想的。”賀家蕊點著他的小鼻子說。

  賀暄看著姑姑,開口還要問什么,小嘴巴剛張開,就被賀家蕊塞進一塊西瓜,給堵住了。

  袁崢見狀,笑出了聲,聽著挺無奈的。

  隨后,大家邊吃邊聊,一直吃了兩個多小時才結束。

  剛走到大廳,就見顏子航從外面進來,手里領著女兒顏顏。賀暄一眼就看到了妹妹,風一樣地跑了過去。

  “顏顏。”賀暄上前擁抱了妹妹。

  顏顏也喜歡賀暄,高興地直叫。

  顏子航和袁崢擁抱了一下,幾人又站在一起寒暄地聊了好一會兒。

  幾年過去,當了爹的顏子航依舊沒個正形,調侃起袁崢跟賀家蕊:“你們倆這回好了,結束異地生活了。這回來,就抓緊時間要孩子吧,趁著年輕多生幾個,你們倆最年輕,可不能輸給我們這些個老家伙。哈哈哈哈!”

  賀家蕊眼睛圓溜溜地瞪著顏子航,尷尬的腳趾都能摳出個迪士尼來。

  袁崢倒是坦然得多,一笑而過。

  和顏子航聊完,幾人從店里出來了。

  賀錦星說:“我先走了。”

  夏梔說:“走什么呀,回家玩會牌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