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袁崢目光深沉地看著賀家蕊,三年沒見,臉上的清純淡去,變得成熟了許多,也漂亮了許多。

  其實,對于她的變化,他多少還是知道的,在外這三年,二哥會隔一陣子跟他說一說她的近況——兩人的情感結束,在走之前他和賀錦南已經說過了,二哥聽后,給兩人一頓埋怨,可過后還是在極力撮合。

  他沉下心,先開口打了招呼:“好久不見了,這三年過得好嗎?”

  他邊說著,邊拉開椅子坐在了她對面。

  賀家蕊淡淡一笑,“挺好的呀,整天跟在我哥后面忙,過得特別充實。”

  袁崢也跟著一笑,“我媽跟我說,你每個月都會回我家老宅兩次,去看望他們,謝謝你了。”

  “嗐,客氣什么,又不是外人。”賀家蕊不在意地說。

  袁崢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確實,不管怎么說,咱倆還有那一張紅紙呢。不過,該感謝還是得感謝你,你每個月都去,我媽特別高興。”

  這一點,賀家蕊也看出來了,她每次回老宅,婆婆都特別高興,給她做好吃的,拉著她嘮家常,又勸她不用擔心袁崢,她的兒子她了解,絕不會做對不起她的事。

  每當這個時候,她的心里對婆婆都挺愧疚的,來袁家老宅也是二哥命令她來的,她心不甘情不愿的,卻得到了婆婆的關愛,她心里是感動的。

  以至于后來,也不用二哥提醒,都會主動來袁家,不為別的,婆婆真心地對自己好,她也不想讓老人擔心,回以真心。

  “不用感謝,我和媽處得好,和你還真沒太大關系了。”賀家蕊半開玩笑的說。

  袁崢勾唇一笑,意味不明地看著她。

  片刻后,他從衣兜里掏出個小禮盒出來,推給她,說:“這個,送你的小禮物。”

  賀家蕊定睛看著,一時間沒去拿。

  “放心,不是戒指。”袁崢戲笑地說。

  賀家蕊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伸手拿了過來,“我也沒以為會是戒指。”

  她說完,打開看,原來是枚發卡,樹葉形狀,上面鑲滿了鉆。她看著做工挺粗糙的,不是名品。

  “謝謝了。”她合上蓋子,笑著對他說。

  “不用客氣。”袁崢淡淡地回了一句。

  此后,兩人沒再說話。賀家蕊低頭給夏梔發微信,袁崢則懶洋洋地翹著二郎腿,頭微微地歪著,半瞇著眼看著她。

  夏梔給她回了消息:再等等吧,這邊堵車了。

  又快要年底了,出行的人變得多了起來。

  她回道:“三哥也堵車了。”

  “袁崢到了嗎?”夏梔問。

  “……到了。”賀家蕊回道。

  “那你們倆先聊著,我們也快了。”夏梔后面又發來個捂嘴笑的表情包。

  賀家蕊無聲地嘆了一聲,漫不經心地抬起頭來,正好就與對面的袁崢視線撞上了,他的眼神令她一驚。

  怎么說呢,她以前從未看過他有這樣的眼神,犀利,明亮,鋒芒畢露。

  “你在看什么?”她錯過他的眼神,隨口問道。

  袁崢一秒切換到無害的眼神,說:“看看你,三年沒見你,看你變化挺大的。”

  “是嗎?”賀家蕊說,“你也是啊,變化不小。”

  袁崢自嘲地笑說:“我變得更沒個樣了。不像你,越來越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