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賀家蕊聞言一怔,原來他聽到了自己剛才和傅程昱說的話。

  她嘴角微抿,沒說話。

  袁崢看她不吱聲,自嘲冷笑,“默認了是吧?行,我知道了。”說完,就要關上門。

  賀家蕊站著沒動,眼睜睜地看著他把門給關上了。她沒什么好說的,和袁崢好好過日子,就是聽傅程昱的話,她沒什么好辯解的。

  “袁崢,”她在門外喊了他一聲,幽幽開口道,“我知道我這么做,很傷你心,我很抱歉,對不起了。”她說完,轉身回了房間。

  她說不出口那種“以后沒了傅程昱,我們也會好好過日子”的話,她不想騙他,也不想自欺欺人,她現在心里還有傅程昱,還做不到安心與他好好的。

  袁崢靠在門板上,聽完她說的話,又等了半天沒有下文,心里全涼了!到頭來,即便結了婚,過日子,他還是借了傅程昱的光,這對他來說,是種羞辱!

  他付出的真心,一直都沒得到回應,他也累了,這一刻,他也想放手了。

  賀家蕊回到房間后,心情也不好,輾轉反側地想了很對,對袁崢心里的愧疚,對傅程昱的惦念,兩頭糟。

  這一夜,就在兩人各懷心思中過去了。

  第二天,兩人回了海城。

  袁崢的司機來接的二人,送二人回家。

  一路上無話,到家后,一前一后進去了。

  回房間前,賀家蕊看了他一眼,他低著頭回了自己房間,表情訕訕的,看著像只可憐的小狗。

  袁崢脫下衣服,剛要去洗澡,突然接到了電話,一看是帝都的司機小王。

  “袁總,你的禮物盒子,落在車里的后備箱了。”

  袁崢沉默片刻,“啊,送你了。”說完,掛斷了電話,呆在原地好一會兒沒有動。

  就這樣,兩人別別扭扭地過了幾天,期間賀家蕊有心求和,袁崢卻無動于衷。直到正月十五,阿姨回來了。

  晚上兩人也沒回老宅,阿姨給做了一桌豐盛的晚餐。

  賀家蕊先到的餐廳,看袁崢還沒過來,不過聽見了他打電話的聲音。她等了七八分鐘,他才回來。

  袁崢坐下后,看著這一桌豐盛的菜肴,好像心情不錯,拿過醒酒器,給她倒了點紅酒。

  “今天過節,喝點兒。”說罷,又給自己倒上了。

  兩人端起酒杯,碰了一下,小小地抿了一口。

  “吃吧,我特意叫阿姨都做你愛吃的。”袁崢說完,還是習慣地拿起筷子,先給她夾了一塊排骨。

  這兩天,兩人的感情依然沒有恢復,除了吃飯時間,兩人基本都在各自的房間里呆著,平時有事說事,也不像之前一起看電視聊天了,變得疏遠了。

  賀家蕊吃了一口排骨,說:“你也吃吧,不用給我夾了。”

  袁崢依言夾菜吃,問她:“過完節,你也快開學了吧?”

  “是啊,下個禮拜。”賀家蕊又夾了塊排骨吃。

  袁崢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這學期,你住校吧。”

  賀家蕊啃排骨的手一頓,也沒問他為什么要這么說,只淡淡地應道:“可以呀,住唄。”

  “公司要拓展海外市場,在Y國,由我帶隊,也是下周,就出發了。”袁崢說完,喝了一口酒。

  賀家蕊驚詫地問:“你要出差?得去多長時間啊?”

  “短則一年,長則三年。”袁崢說完,低著頭,咬著后槽牙,好像不敢看她。

  賀家蕊震驚地問:“這么長時間?你非得去嗎?”

  “沒有合適的人選,我親自去比較放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