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趙原受邀參加工會組織的運動會。

  東區分院今年有很多年輕人加入,他們積極參加運動會,并且取得不錯的成績,在總分上甚至領先總院。

  趙原望著運動場上健步如飛的年輕面孔,心中有些羨慕。

  幾年前趙原參加籃球比賽,被按在替補席上,他就做好心理準備,這種活動再也無法以運動員的身份參加。

  來到球館,動人的倩影在亂舞,時不時能聽到喝彩與歡呼聲。

  年輕充滿活力的女孩穿著t恤、短裙在場上揮舞球拍,躍動,奔跑,揮汗,一舉一動,都吸引著觀眾。

  趙原很快將目光鎖定在三號場地。

  柳莎,穿著白色的套裝,露出修長筆直健美的身段,配上清純俏麗的臉蛋,干凈利落的馬尾辮,每次躍起,都有種觸目驚心的美感。

  柳醫生,竟然也參加運動會了,而且從比分來看,她的水平不錯,將對手打得連丟好幾球。

  趙原輕輕地嘆了口氣,對現在的柳莎,他有種陌生感,早已不是兩年前的那個柳莎了。

  或許因為受到加油聲的刺激,對手變得更加果斷,不斷地搶攻。

  比分瞬間被追上。

  柳莎的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從麥國歸來,她就做好心理準備,做任何事情都要竭盡全力,即使遍體鱗傷,也不能輕言放棄。

  柳莎一次次地躍起,用球拍擊打羽毛球,發出清脆的聲音。

  對手雖然狼狽,但卻能將球挑回對方的場地。

  柳莎一次次徒勞無功,消耗大量的體能。

  但她還是咬牙堅持,邁著越來越重的步伐,不斷地奔跑。

  突然到了極限,雙腿發軟,人的重心失去,腳踝在與地面接觸的過程中變形,發出清脆的聲音。

  “啊?”觀眾席頓時安靜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鎖定柳莎的身影。

  對手有點吃驚,眼神滿是后悔。

  她是去年加入醫院的年輕醫生,從別人口中得知柳莎的履歷,比自己大好幾歲,是神經外科最年輕的帶組組長。

  自己在學校里參加過羽毛球社,是校隊的主力。

  原本以為穩操勝券,但沒想到柳莎給自己帶來了很大的壓力。

  所以她穩扎穩打,以調動為主,消耗柳莎的體力,戰術獲得了成功,進入第二局,完全在她的掌控之中,接下來局面將朝自己有利的方向發展。

  不過,她沒想到在體力不支的情況下,柳莎還是保持了旺盛的斗志。

  柳醫生不僅是容貌出眾,意志品質也讓人贊嘆。

  趙原朝場地跑去。

  讓他意外的是,一個男人從觀眾席迅速跑到了柳莎的旁邊,低聲湊到她耳邊,輕聲詢問,“你沒事吧?”

  趙原停下腳步,心情復雜地望著兩人。

  男人名叫唐燁,是從國西醫院來天華進修的主治醫生。

  最近這段時間唐燁在追求柳莎,盡管外界傳聞柳醫生名花有主,但他覺得既然柳醫生沒有結婚,那么自己有追求她的權利。

  柳莎輕輕地推開唐燁,輕聲道,“我沒事。”

  唐燁想要去看柳莎的腳踝。

  柳莎躲開,倔強地站起身,朝對手輕聲道,“繼續吧,我沒事,可以完成比賽。”

  接下來,柳莎變得有點狼狽,但她強忍腿部的不適,還是完成了整場比賽。

  等比賽結束,觀眾逐漸散去。

  唐燁走過去,關心道,“我帶你去骨科看看吧?”

  柳莎的反應有些冷淡,“不用,謝謝你的關心。”

  見柳莎油鹽不進,唐燁沒有堅持,選擇離開。

  既然柳莎不愿自己機會,他也沒必要刻意去迎合,那樣只會讓柳莎討厭自己。

  唐燁知道欲速則不達、過之而不及的道理。

  離開不代表放棄,而是等待機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