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離開俗世界前,23號機密研究所的研究工作取得了一些進展,我們的組員黎光芒在第一批被注射了異變病毒的孩童中,發現了一個外表沒有產生任何異變反應的小朋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他那位小朋友的體內,提取到了一種豆芽狀的微生物,這是人體基因內所沒有的物質。”

    “這一年時間,我都在跟沈巷研究提取物中的微生物,直到這兩天才從綠血人的血液基因中發現了相似度高達百分之九十的物質。”

    徐星光單手隨意擱在餐桌上,另一只手食指屈起,在桌面上輕輕地敲打著。“等綠血人族的風波終止,我決定帶沈巷前往肯撻山脈去實地考察一段時間。”

    她一定要找到那種物質的來源跟形成,弄清它東西對變異藥物的作用。

    得知研究取得進展,霍聞安也跟著松了口氣。

    算算時間,他們來到神武界也有一年半了。

    五年是徐星光定給她自己的最遲時限,事實上,那些已經開始異變的孩子們,他們真的能等五年嗎?

    也許每一天,他們的異變情況都在加重。

    而后面被注射了異變病毒的小朋友們,他們是否也已經開始異變?

    徐星光冰雪聰明,她也明白這一切,所以她也在竭盡全力縮短時限,想要盡早找到答案,研究出能徹底清除異變病毒素的解藥。

    霍聞安能想象到徐星光的壓力有多大。

    他有些心疼她。

    握住徐星光的手,霍聞安低頭親吻她的手背,“你在全力以赴,竭盡所能,就不要太愧疚了。”

    “星光,你我都是凡人。”

    徐星光何嘗不明白這個道理。

    “阿醉哥哥,你是最懂我的人,我現在的心情,就跟你當初放棄一切也要讓世界重啟時的心情一樣。”

    “我們是凡人,可我們想做不凡的事。”

    霍聞安捏緊徐星光的手,“我明白。”

    *

    吃完早餐,霍聞安沒跟徐星光道別,便帶著冥瀾離開了星光閣。

    像是只是出去逛逛,晚上依然會回家吃飯一樣,輕松而愜意。

    徐星光站在餐廳落地窗前,目送霍聞安跟冥瀾乘坐的飛行汽車飛上寒水區的上空,她也轉身離開星光閣回了萬象醫學院。

    霍聞安跟冥瀾搭乘懸浮列車返回仰光城,車上除了他倆就只有乘務人員。

    懸浮列車上的每一節車廂上都有電子顯示屏,用來投放廣告。

    此刻,電子顯示屏上卻沒有播放任何廣告,而是一則畫面有些晃動的視頻。

    視頻的主人公是早就被東洋聯盟政府認定已經已被綠血人轟炸死亡的亞度尼斯。

    亞度尼斯站在一片叢林中,他的腳下是受了傷哀嚎不斷的綠血人族戰士,他的背后是極北部落的戰營,他的身前是毀滅者機器人軍團。【1】 【6】 【6】 【小】 【說】

    視頻中的亞度尼斯,正在向整個神武界傳遞他還活著的消息——

    【穆易,我是亞度尼斯】

    【穆易,我的死,從頭到尾都只是東洋聯盟政府精心制造的一場陰謀。是莫東君他們將我綁架在漁船上,親自送到了極北部落的公海邊界線,他們想要借我之死來緩解東洋大陸的內亂。】

    【穆易,我們是軍人,我們的職責是保護東洋大陸的百姓,保護東洋大陸,而不是成為東洋聯盟政權的走狗。】

    亞度尼斯還活著,可東洋聯盟軍方,卻還是向毀滅者軍團下達了誅殺亞度尼斯的命令。

    

    這段視頻,由納靈在昨日傍晚時候拍攝。

    這段視頻在冥瀾的操控下,正以星星燎原之勢,火速覆蓋在到神武界每一處顯示屏中。

    各大社交視頻媒體網站上,也被這段視頻霸屏。

    就連受超級智腦小智管轄的東洋大陸網絡管控局,都無法阻止這段視頻的傳播。

    亞度尼斯沒有死!

    他的死,從頭到尾都只是東洋聯盟政府制造的陰謀!

    亞度尼斯王子殿下還活著,可東洋聯盟軍方卻打算悄悄地殺掉他!

    殺了亞度尼斯的兇手不是綠血人族,是他們的同胞,是虛偽的東洋聯盟政府!

    原本還叫囂著要屠殺綠血人族為慘死的亞度尼斯王子殿下報仇的東洋大陸百姓,此刻,卻是一語不發。

    因為他們意識到,所有吶喊都是沒有意義的。

    拿起武器,將鋒利的兵器指向他們的聯盟政府,才是正確的做法!

    一夜之間,東洋大陸風向驟變。

    無論是平民界,還是超強力者階層,亦或是軍方戰士中,都喊出了‘鏟除聯盟勢力,拒做聯盟走狗’的口號。

    凌晨兩點鐘,東洋大陸貧民窟一所受亞度尼斯資助創辦的貧民學院里,率先打響了打倒東洋聯盟政府的第一槍!

    貧民學院的院長,一位沒有任何異能力的中年女士,騎著一輛飛行摩托出現在聯盟大廈門前,她掀開裙子,露出被她綁在雙腿上的炸彈。

    這位中年女士氣勢兇猛地沖向聯盟旗幟,雖被守衛成功制服,但她已經闖入了聯盟旗幟的禁靠圈。

    女士被摁在地上,她咧嘴發出憤怒的吶喊聲:“東洋人,不能再做聯盟的狗!”

    說完,女士毫不猶豫地按下了藏在胸口位置的炸彈按鈕。

    轟!

    這位中年女士與守衛與聯盟旗幟同歸于盡。

    炸彈砰地一聲響,聯盟大廈的旗桿臺被夷為平地。

    咻——

    一顆炫彩煙花從聯盟大廈前方直沖云霄,炸開了一朵絢爛的花。

    與此同時,亮如白晝的黑水區的街道里,出現了大量手持武器的貧窮百姓,瘋狂地朝著天空上掃著。

    一輛軍用直升機從黑水區一處廢棄的幼兒園里飛了起來,它徑直朝深空中那顆散發著萬丈光芒的人造太陽燈沖過去。

    超級智腦小智檢測到直升機的靠近,被觸動了黑水區深空防御系統。

    那顆人造小太陽燈一分為四,一張白色巨網從太陽燈里落下,瞬間將地域遼闊的黑水區籠罩在一起。

    一股強大的脈沖能量沖向黑水區,整個黑水區的電力系統全部癱瘓!

    在依靠科技生存的時代,被停止供電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

    醫院跟一些特殊場所被斷電,直接亂了套

    “盟主!”

    伊利卡疾步沖向莫東君的辦公室,奇怪的是,莫東君辦公室的門今天竟然沒有關閉。

    伊利卡沖進去,第一時間將黑水區的暴亂通知給莫東君。

    “黑水區的貧民全都亂了,他們正大量地涌入其他區域打砸聯盟政府的辦公樓,黑水區上空的太陽監視器已經被炸毀”

    伊利卡匯報了一連串的壞消息。

    每一個消息聽上去,都是能嚇死一群人的程度。

    但當這些壞消息堆積到一起時,反倒讓人麻木了。

    莫東君坐在落地窗前,左手自胸前環繞而過,抱住右臂。右手食指與中指間則捏著一根煙在抽。

    她戴著一條銀邊框眼鏡,自高樓往下看,目光落在遠方黑水區的方向。

    太陽監視器在黑水區的夜空亮了兩百多年。

    從莫東君來到聯盟大廈工作的那天起,她眼里的黑水區,無論白天黑夜都是一樣的風景。

    永遠的亮如白晝,晝夜不分。

    可現在,黑水區卻黑得伸 卻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像是黑夜里的巨手張開了血盆大口,等人每一個山闖進去的人。

    怪不得叫黑水區。

    伊利卡見莫東君不說話,她急得小腿肚都在抖,卻沒有催促莫東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