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隕石從何而來,答案不得而知。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跟霍聞安結束通話,徐星光站在窗前,閉上了眼睛,她將意識沉浸在隱藏在心臟的輪回空間,站在了那顆巨型黑色隕石原石的面前。

    徐星光是第一批被天降隕石害死的人。

    曾近距離靠近過天降隕石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隕石降落之處時,其能量有多浩瀚磅礴。

    那時,幾乎整片坤澤山脈都在瞬間被夷為平地。

    蒼古樹木,飛鳥走獸,無一幸免。

    神隱鶴安在倉羽的幫助下,將隕石藏進帝王陵墓后。他將自己鎖在帝王陵中,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也要拼盡全力壓制隕石中的毒能量。

    在神隱鶴安的壓制下,隕石能量得到控制,沒有再危害俗世界的幸存者。

    一些被感染了毒氣,卻僥幸活了下來的幸存者,在艱苦的環境中存活下來,并孕育了新的一代。

    如今俗世界的人,都是戰勝了隕石毒氣的后代。

    跟初降時的隕石相比,眼前這塊黑隕石可以說是個小寶寶。它的能量溫和,沒有半點破壞力。

    徐星光緩緩地靠近那塊黑色原石,將手掌貼在原石之上,能感受到隕石內參與能量翻滾時引起的震顫。

    宇宙星河,無限龐大,你到底來自哪里呢?

    *

    徐星光一夜未曾閉眼休息。

    翌日天一亮,她便穿戴整齊,帶著東方陶安在寒水區各處走了個過場,刷了個臉熟。

    寒水區的居民都知道這位新來的代理人是總教頭東方翼的父親,他們面對東方陶安時也算是恭敬。

    東方陶安其實是心虛的,但他沉著臉不說話時很能唬人,硬是沒讓人看出來他是個古武弱雞。

    徐星光手把手地帶了東方陶安三天,覺得東方陶安能獨當一面了,就當起了甩手掌柜,回萬象醫學院繼續搞研究去了。

    與此同時,綠血人族跟東洋聯盟之間的敵對關系已經進入白熱化。

    前天,東洋聯盟政府與綠血人族在國際媒體跟多方勢力的見證下,在神武界公海黑水島上召開了一場國際座談會。

    會議上,東洋聯盟盟主辦公室發言人伊利卡,拿出亞度尼斯被極北部落巡邏戰艦炮轟致死的監控偷拍視頻。

    伊利卡強烈地譴責了綠血人族這一惡劣歹毒行徑,并希望他們盡快給出一個交代來。

    否則,就將發動武力攻打綠血人族,為他們尊貴的亞度尼斯王子殿下復仇。

    面對莫東君的質問,極北部落的族長科魯茲站起身來。

    她沒有否認極北部落的巡邏戰艦轟擊亞度尼斯這件事,反而向東洋聯盟政府方提出了幾個疑問——

    一、前一天還在東洋大陸首都城上班,還曾被人目睹到在自家院子里打理一盆盆栽紅薯的亞度尼斯,為何會在翌日清晨出現在極北部落的公海邊界線。

    二、他們手里那份視頻從何而來?

    三、可有人看到了亞度尼斯被炮轟致死的畫面,可有人能證實亞度尼斯真的已經身亡?

    面對科魯茲強勢地反對質疑,東洋聯盟并不怯場。

    伊利卡神情鎮定地反駁道:“針對你的第一個問題,我方想要強調的是,東洋聯盟政府是一個高度自由且尊重民眾的政府。”

    “他亞度尼斯身為一級公民,可以今天在家里種花弄草,明天一早就去公海垂釣,這是他的自由跟愛好,我們尊重且理解。”

    頓了頓,伊利卡針對第二個問題,解釋道:“轟炸視頻是被我方一艘恰巧經過極北部落公海附近的巡邏潛水艇偶然拍到,此視頻絕對真實客觀,無半點虛假。”

    “至于第三個問題”伊利卡再次拿出一份檢測報告,那報告上的文字與圖片被投放到虛擬屏幕中。

    伊利卡鼠標放大一張碎肉的樣本圖,她眼里裝著恰到好處的恨意,咬著牙說:“這是我方在爆炸現場的一塊碎船身上,尋到的唯一一塊血肉樣本。”

    “經過dna檢查對比,確認該部分碎肉的主人就是亞度尼斯。”這都是他們在公布亞度尼斯死訊時就已經提到過的證據。

    伊利卡轉身看向在座他方勢力的代表,擲地有聲地說:“在座的各方代表,若是質疑我們送檢樣本的真實性,我方愿意在各方代表的監督下重新進行一場公正公開的基因鑒定。”

    東洋聯盟并未在這份樣本上作假,因此提到這個他們也很有底氣。

    科魯茲聽完伊利卡的話,她突然抬起健碩的左腿,往面前的辦公桌上一擱。

    那樣子,看著像是準備開打了。

    見狀,東洋聯盟方的安保隊立馬做好戰斗準備。

    科魯茲指著自己的左腿,她冷笑道:“老娘現在從腿上擱下二兩肉扔給伊利卡這小娘們,然后吞槍自殺,我的族人也可以說我在國際會議上被你們東洋聯盟給殺了!這塊肉,就是證據。”

    伊利卡:“”

    他方勢力的代表團們看著科魯茲那條強健有力的大腿,又看看伊利卡面前的那份文件報告,都覺得科魯茲說的很有道理。

    科魯茲放下腿,大刀闊斧坐回椅子。

    她左手搭在桌面,右手摸了摸眼睛上的金屬眼罩,語氣莫測地說道:“我承認極北部落的巡邏戰艦,的確在8月19號的清晨發現了一艘印有東洋謎底1號漁船字樣。”

    “但我方并未在船上看到亞度尼斯,我們對該船只進行了警告和驅趕,可該船只執意要靠近我方領海邊界線。”

    “為了捍衛我族族人的安全,無奈之下才向該艘船只施行了轟炸處理。”科魯茲盯著伊利卡跟她身后東洋聯盟等代表方,又道:“但我們不承認我們殺死了亞度尼斯。”

    說到這里,科魯茲有些邪性地一挑眉,她說:“很抱歉,東洋聯盟方提供的證據并不充足。區區一塊血肉樣本,就能證明亞度尼斯死于我極北部落之手?”

    “那我若說,亞度尼斯之死根本就是東洋聯盟方制造的一場陰謀,目的是想通過亞度尼斯之死構陷我方,好趁機向我方發動侵略戰爭,以此來緩解東洋大陸階級暴亂。是不是也很有道理呢?”

    科魯茲冷笑道:“說不定,我們的亞度尼斯王子殿下,此刻正被東洋聯盟政府的人囚禁在某處呢。”

    全場:“”

    科魯茲的話,聽著像是詭辯。

    但細思又極有道理。

    畢竟,那段視頻只拍攝到了極北部落戰艦轟 戰艦轟炸‘東洋謎底1號漁船’的視頻,但視頻中全程沒有出現亞度尼斯的身影。

    再說,一塊血肉樣本,還真不能證實亞度尼斯是否真的死亡。

    這場國際座談會,最終還是不歡而散。

    科魯茲在國際座談會上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讓人刮目相看。

    但東洋聯盟又怎么能甘心呢?

    東洋聯盟政府繼續操控輿論戰力,將百姓對綠血人族殺死亞度尼斯之死的仇恨調動到沸點。

    終于,東洋大陸民眾們自發向聯盟政府請愿,要求聯盟政府向綠血人發動戰爭。

    武力討伐綠血人族,為慘死的亞度尼斯王子殿下復仇。

    這已經成了全東洋大陸人的共同心愿。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