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記者吞咽了一下喉間的唾液,小心翼翼地道,“就是……看到顧小姐和這個男人正在說點什么,然后……顧小姐就主動把手貼在了這個男人的臉上,再然后……”

周圍就像是彌漫著低氣壓似的,隨著這個記者不斷地說下去,秦令寒的臉色也越來越陰沉著。

當記者好不容易把那天他所見到地情景全部說完的時候,屋子里一片寂靜。

讓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記者膽戰心驚地看向著秦令寒,好一會兒才啜囁著道,“秦少,您就放了我吧,我真的什么都說了!這錢,這錢我也不要了,回頭我就打還給您!”

秦令寒抿著薄唇,一張張近乎機械似的翻著手中的照片。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道,“錢不需要你還,這些照片,我也留著,但是你手中不許再有任何的備份,如果將來,我在別的地方發現了這些照片,那么你這輩子,都別想好過了。”

記者被嚇得澀澀發抖,連連應聲。

“還有,今天我問你話的這事兒,為了不希望再有別人知道,如果別人問起你的話……”

“我什么都不會說的,我身上的這些傷,是我不小心在路上遇到了喝醉酒的流氓,被莫名其妙的打了一頓所致的!”記者連連保證著。

等到記者離開后,秦令寒對著手下的人道,“你們也都先出去吧。”

片刻之后,房間里只剩下了秦令寒。

他低頭看著手中的照片,看著照片中的顧安暖,手溫柔地貼在著那個叫呂景春的男人的臉上。

以前的他,從未想過,有一天他看到安暖和另一個男人舉止親密的時候,竟然會升起一股無名的怒氣。

就仿佛有什么東西被搶走了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