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禮部尚書聽見安承恩的通傳,說是第二天就要舉辦皇后娘娘的冊封大典,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但是他也不敢忤逆楚硯的命令。

  先前不敢。

  如今楚硯得勝歸來,威勢更甚從前。

  就更不敢了。

  幸好禮服這些東西,半年前就開始趕制了。

  否則,一切只能從簡了。

  從簡的話,以陛下對皇后娘娘的寵愛程度,就算冊封大典如期舉行,他恐怕也討不了什么好吧……

  禮部尚書送走安承恩后,立在大門口,看著越來越陰沉的天,擦了擦額前并不存在的細汗,憂心忡忡地想道。

  冊封大典的禮服送到承乾宮已經是深夜時分。

  往常這個時間,宮里宮外都落了鎖。

  今天晚上,卻因為楚硯的一句話,燈火通明。

  承乾宮的宮女、太監們亦是忙前忙后。

  楚硯在承乾宮的前殿,召見大臣們,不知道在商議什么事情。

  真正得了空閑的人,大概也只有晏清一個人吧。

  霜兒捧著尚服局剛剛送來的鳳袍,走到床榻邊,對著躺在床上的慵懶女子,恭敬道:

  “云姑娘,尚服局把鳳袍趕制好了,您……要不要試試?”

  因為是在房間里面,屋內又生了炭火,所以晏清只穿著一件薄薄的長袍。

  長袍貼身穿著,將她身上玲瓏的曲線,很好展現出來了。

  精致漂亮的鎖骨、白皙修長的脖頸、纖纖細腰以及裙擺下面露出的兩條小腿……

  霜兒只瞧了一眼,視線仿佛就被燙到了一樣,趕緊將頭低下,靜靜等待著晏清的吩咐。

  放在托盤上的手指卻不由自主地蜷縮了一下。

  “唔……放在那邊吧,我很相信尚服局的各位繡娘,所以明天直接穿就行了。”

  晏清的目光依舊在手中的話本上,頭也不抬地說道。

  霜兒雖然有些失望不能第一個看見晏清穿這身鳳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