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待楚硯發瘋似地策馬抵達城樓下面,他才冷靜下來。

  他回來后,本來是不打算見晏清的。

  因為,他知道,只要他一見她,腦袋里面的理智就會全部消失。

  就像之前,那些關于清清身上的種種疑慮,都被他壓了下去。

  她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是怎么跋山涉水,從云國來到楚國?

  當初花非花消失在山林里面,她為什么又那么巧,出現在那個山洞里面?

  在那之后,為什么花非花就完全沒了蹤影,任憑他怎么找,都沒有一點線索?

  她與司徒白之間又是什么關系?

  為何脾氣古怪的司徒白見了她,就像拔了利齒的獅子一般?

  他不是不會想,只是不愿意去想。

  獨自在邊關的這半年時間,除了打仗,他一旦空閑下來,腦海中總是忍不住回想這些問題。

  直到最后一場戰爭,越翎的嗤笑,打破了他的自欺欺人。

  楚硯仿佛又回到了一個月前。

  潮水般的嘶吼聲在他耳邊涌起。

  士兵的喊殺聲,兵器的碰撞聲,長戟刺入骨肉的悶聲,利箭的脫弦聲……

  到處都是殺紅了眼的人。

  不過,這就是戰場,到底還是他贏了。

  猩紅的血液從楚硯的眼角滑落,他抬頭望著灰蒙蒙,仿佛籠罩著一層血氣的天空,無意識地想道。

  雖然是統一天下的必要過程,他卻已經厭倦了這種無休止的廝殺,迫不及待地想回去抱清清。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幾名驍勇的前鋒拿著長槍,壓著樂翎來到他的身前。

  面對這位昔日的情敵,如今的仇敵,楚硯神色淡淡,沒什么好說的。

  既沒有鄙夷,更沒有身為勝利者的洋洋自得。

  無非是成王敗寇,若是沒有司徒白的突然出現,他與對方的勝負還未可知。

  戰爭不會這么快結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